數據來源:淘寶網
  製圖:李姿閱
  以數億淘寶用戶為樣本,以2013年1月1日起180天內,默認收貨地址的變化進行分析,在刨去出差、探親、旅游等短暫停留的干擾數據之後,分析得出2013年確實進行了遷徙的淘寶用戶數量:2715萬人。其中,1303萬人在省內流動,1412萬人進行了跨省遷徙。
  2715萬人中,85%是18—34歲的青壯年,12%是35—50歲的中年人。從性別上來看,男性的不穩定因素似乎更大一些。在跨省遷徙者中,56%為男性。從資產結構來看,81%的遷徙者年淘寶花費在5000元以內。
  北上廣:
  流入仍增,增幅收窄
  儘管近年來,“逃離”已經在北上廣成為一個時髦的概念,但是淘寶遷徙數據顯示:北京、上海、廣東等地的人口依舊呈正向流入的趨勢。2013年,92萬人遷入北京,90萬人遷出;87萬人遷入上海,86萬人遷出;153萬人遷入廣東,149萬人遷出。
  而不論從年齡層次、性別比例、經濟狀況來看,遷出者群體和遷入者群體的區別都很細微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  與2012年相比,流入北上廣的人口增幅正在收窄,其中以北京為最。數據顯示,2013年,北京新增遷移人口比2012年少了2/3。
  析
  邱澤奇(北京大學中國社會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):近些年,北上廣的流入人口都是在增長的,說明一線城市依然具有無與倫比的吸引力。
  與歐美遷徙主要以個體為核心不同,中國人的遷徙往往以家庭為核心。70後因為大多數已經成家,要考慮孩子上學等諸多因素,流動的可能性降低。但是80、90後在選擇工作和居住地的時候,會更多考慮發展機會。只要有機會,也就願意選擇北上廣。
  一線城市人口增幅的收窄,說明人們的選擇越來越理性化了。在生活的不斷變動中,人們都在搜尋自己的合適位置。一線城市的房價和交通成本越來越高,定居和生活的門檻也越來越高。如果在北上廣難以維持生活,很多人就會選擇其他城市或者回家。
  此外,人口流動是一個動態過程,所以不能把遷徙的人都看做是在“逃離北上廣”或者“逃回北上廣”。比如,很多人的流動,有可能是機構性推動的,例如派駐到這些城市工作,工作期限結束以後就換到其他城市派駐,或者回到公司所在地。
  中西部:
  輸出大省迴流增加
  值得註意的是,福建、貴州、安徽等一些原來的勞務輸出大省,用戶流入在大幅增加。在安徽、湖南、甘肅、山西、西藏等多個省份,也由2012年的人口凈流出轉變成2013年的人口凈流入。
  流入人口的增多,與很多內陸省份經濟的發展密不可分。以安徽為例,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3年安徽省規模以上民營工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突破2萬億元,增長18.4%。這或許意味著,原本在外務工的安徽人,更多逐漸回家工作了。
  析
  邱澤奇:迴流並不是今天的新事物,這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已經開始。這些年來,一波一波的年輕人從中西部流動到東部,一波一波的年齡大一些的人流回故鄉。
  但是,迴流的人群發生了一些變化。現在迴流到鄉村種地的年輕人越來越少,他們迴流以後,一般都會選擇在本地城鎮化,到家鄉的城市定居。
  從只能到北上廣打工,到家門口也能就業。說明製造加工業等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漸內遷,中西部的就業機會越來越多,這是吸引這麼多人迴流的重要原因。
  總的來說,現在的人口流動有兩個進程,過去是以從鄉村流到城市為主。現在,是鄉村到城市,城市到城市,兩個進程並存。未來,城鄉之間的流動還會繼續。不過,不同城市之間的流動會逐步成為主流。
  廣東:
  外出務工最愛省份
  數據顯示,大部分人選擇的遷徙目的地,都離自己原所在地相對較近。如安徽的人最愛前往江蘇和浙江,河北的人則更多遷往北京和天津,湖南湖北江西等地的人,則選擇廣東作為下一站。
  儘管如此,淘寶數據顯示,廣東依然是對外來務工者最具吸引力的省份。在北上廣三地中,遷入廣東的最多。同時,遷離廣東的也不少,2013年搬離廣東的人高達149萬。在廣州、深圳、佛山、東莞幾個城市之間,務工人員的流動也極為頻繁。
  析
  邱澤奇:大部分人選擇就近流動,是出於工作機會、氣候、飲食習慣、生活方式等機會性和適應性方面的考慮。
  對大多數人來說,能否在流入城市生存下來,會成為他們的首要考慮。所以,他們會選擇自己比較有確定性的地方。越近越有把握,很少有人願意到自己不熟悉的地區去“探險”。
  廣東依然是對務工人員最有吸引力的地區,主要因為珠三角依然還是大規模勞動密集型產業集聚地區,加上務工者對以往的“路徑依賴”。不過,廣東流入人口的“換手率”也很高,來的多,走的也多,這似乎證明珠三角仍然需要結構性的產業升級。  (原標題:80、90後,仍愛北上廣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ppibzfjs 的頭像
gppibzfjs

mothercare

gppibzfj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